冰雪

心 碎

2019-09-14 06:32: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庭内,法官们头顶国徽,手持法槌,气氛庄严肃穆。
“开庭,请原告发表陈词,”法官严肃地说道。
原告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她名叫刘云英。只见她伤痕累累、泣不成声地倾诉道:“我要离婚,我的丈夫不是人,他是一个疯子。结婚七八年来,他多次实施家庭暴力,曾经多次皮带、拳头、甚至铁链把我打得遍体鳞伤,我实在忍受不下去了,我不想再和他过下去了,我要离婚,永远离开这个给我留下伤痕的男人……”
“啊”,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法官、旁听的听众感到愕然,大家都把愤怒的目光投向了被告席上的男人——张伟生。
“张伟生,你说说,为什么要实施家庭暴力,经常打妻子?”法官威严地问道。
“我……”这个昔日在妻子面前耀武扬威的男人,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垂下头,默不做声。
“说呀,你咋不说话!?”法官再次问道。
“就是这个男人,他……”,刘云英抑制不住长期压抑的心情,道出了一肚子的苦水。
8年前,经别人介绍,刘云英和张伟生相识了。经过一年多的相处,他们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
刚结婚那会,小两口互敬互爱,日子过得挺不错,张伟生还能够体贴妻子。张伟生前些年做皮货生意,赚了些钱。可是,随着经济的风云变化,他的生意日益惨淡。每次遇到生意亏赔,张伟生就会酗酒,醉如烂泥。丈夫的表现,令刘云英十分失望。妻子就会诉说丈夫,唠叨几句。
也许由于心烦,张伟生开始只是和妻子争吵几句,后来发展到出手打妻子,每次打完妻子,他又十分后悔。
刘云英记得,一天深夜,丈夫又喝得不省人事,无法自己回到家里,有几个朋友硬是把他扛回了家。一回到家里,他就吐得一塌糊涂,家里的地毯上到处都是酒气刺鼻的污物。
“恶心死了,看你喝成了啥样?喝,喝,一天到晚就知道喝!总有一天会喝死你!”刘云英很不满意,唠叨了起来。
“屁话,老子……喝点酒又咋啦?”
“你?”刘云英瞪了丈夫一眼。这时,张伟生更加生气了,他二话不说,抓起妻子的衣领,抡起手掌就打了起来:“我让……你说!”“啪”,“啪”,就是两个耳光。这还不过瘾,他竟然按住刘云英的头,使劲撞向鞋柜。
“你敢打老娘,我不和你过了,”刘云英大哭起来,一把推开了暴怒的丈夫,操起拖鞋向丈夫砸去。这时,邻居们被惊动了,才把他们拉了开来。
刘云英悲愤,她当庭展示了自己胳膊以及腿上的疤痕。
“这男人太不像话了,看看,把自己老婆打成了啥样?!”
“这样的男人还和他过啥,应该早就离婚!”旁听的人们义愤填膺。
“刘云英是我的老婆,她整天唠唠叨叨,就该揍!”张伟生理直气壮地说。
“张伟生,刘云英是你的妻子,但是,她是位妇女,她也有自己的人权,你这样打骂她,这就是家庭暴力!你这样是违法行为,要付法律责任的!”法官威严地说。
张伟生被法官的一番话被震慑住了。他沉默了一会,突然痛哭地乞求道:“云英,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打你了,我保证!”
“谁相信你的鬼话,这样的话你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刘玉英没有松口的意思。
“张伟生,这里是法庭,你今天在这里写一个保证,填上你的名字,保证以后再不能实施家庭暴力,负责,依照《妇女儿童保护法》,你要被判刑的!”
张伟生看了看法官以及刘云英,只好写下了保证书,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原告,你觉得咋样?如果他以后在反复,你立刻来法院起诉他!我们一定严惩不贷!”
“谢谢法官!谢谢大家!”刘玉英深深地向法官和在场的观众鞠了一躬,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共 1 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家庭暴力的案件一直是上升趋势,尽管这和男人的压力有关,但对社会和谐及稳定造成了威胁,法律是不允许的。好在法官没简单的判决离婚,而是采取了温和的方法处理此案,即维护了家庭,又保护了女人,还教育了男人,对社会和家庭都有利。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10-26 18:06:47 问好浩亮,期盼新作!6岁儿童口臭
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肘关节酸痛伸不直怎么办
小孩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