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终末之龙 第六百八十八章 名字

2020-01-16 16:31: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六百八十八章 名字

笼子轰然一响,向下沉去,埃德的心也随之一沉。

他是真的相信这个笼子不会那么轻易被砸扁,但现在,像是有什么力量正拖着它沉向地底……沉向地狱之中无尽的深渊。

他抬头看向尼亚。反应迅速身手灵活的盗贼并没有跟着菲利和肖恩逃出去,而是怔怔地站在原地,眼神恍惚,神情复杂。无论他想起了什么……那显然并不美好。

他坠入地狱又活着回来――从未有人能有这样的幸运。但记忆中的阴影,大概仍会缠绕他一生。

“尼亚!”

斯科特回头吼道,“离开这儿!”

他抓着笼子没有放手,虽然因此已经不得不跪在了地上。

尼亚回过神来,点点头,一声不响地跑开了。

埃德眼巴巴地看着斯科特,看着他紧握在笼子上的手,手背上凸起的血管和发白的指节……他现在说不出“别管我”这种话了。他希望他永远也不要放开手,他一点也不想一个人被关在这可笑的笼子里坠入无底的黑暗。

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但他不知道自己脸上露出了怎样的神情……他已经无法控制那发自心底、无声地吞噬着一切的恐惧。

“……别害怕。”斯科特低声告诉他,“我不会扔下你。”

埃德默默点头。

斯科特稳住身体,用双手抓住了笼子,像肖恩一样,试图将它扯开。他没有什么可以反制魔法的手套,但片刻之后,依旧有青烟自他指间升起。

“……斯科特……”埃德小声地叫着,意识到那被烧灼的,是斯科特的皮肤和血肉。

回应他的是一声低吼……和一双金黄色的眼睛。

埃德本能地畏缩了一下,喉头发紧。他熟悉这种璀璨而令人生畏的金黄――野兽之眼,非人的生物……偶尔,哪怕是面对伊斯的时候,内心深处,他也并非全无畏惧。

他们终究不是同类。他很清楚,一条巨龙能够轻易撕碎他的身体,就像伊斯差点就做到的那样……爱与信任将那样的恐惧放逐到最深的阴影之中,让他能够带着最纯粹的赞叹之情,欣赏那人类不可能拥有的瞳色――但斯科特的眼睛,依旧是人类的眼睛。

他的瞳孔不会变成伊斯那样细细的一条,却反而因此显得更加诡异。埃德定定地看进那一片金黄,惊恐地意识到他无法移开视线。

他的灵魂像是被吸了进去――一个金黄色的、灿烂而漠然,灼热又冰冷的漩涡……他打了个哆嗦,突然不知道那与地狱的火焰相比哪个更糟。

无论眼睛是什么颜色,无论形体变成怎样,伊斯始终是伊斯。眼前的斯科特,此刻看起来却已经完全不像是斯科特。他的金发在空气中漂浮起来,仿佛燃烧的火焰……他整个人都像一团燃烧的火焰。

掉落的石块还未能触及他的身体就轰然化为灰烬。炙热的气息以肉眼都能够看到的高温包围着他,咫尺之外的埃德却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他不觉得热……相反,油然而生的恐惧激起的寒意让他本能地想要缩成一团,远远躲开。

但他在不断晃动的笼子里竭力保持着平衡,强迫自己把视线从斯科特非人的双眼和因为绷紧的肌肉而显出几分狰狞的面孔,移到他始终紧抓在笼子上的双手。

在他的双手之间,原本明亮的银色光芒也渐渐泛出金红,爬满符文的秘银开始扭曲着向两边分开……虽然那一点空隙只够埃德把手伸出去而已。

他在试图救他,无论自己变成怎样……埃德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的疑问、不安和恐惧都用力塞进某个角落,伸手压在斯科特的双手上,拼命向两边拉。

斯科特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在埃德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右手忽然松开了笼子,一把抓住了埃德的手腕。

他的手活像烧红的烙铁。

埃德好不容易才把冲口而出的一声惨叫压回去,本能地想要挣开。他慌乱地看向斯科特,一瞬间竟无法判断他是想要把他拉出去……还是想要扯下他的手臂。

笼子再一次猛地向下坠去。埃德绝望地闭上双眼,等待着被撕裂时的痛楚,却只感觉到身体突然一轻。

如果这就是死亡……也未免过于轻松。

他疑惑地半睁开眼,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他并没有死。

他漂浮在半空,仿佛已是失去肉体的幽魂,但低头看下去,那正发出怪异的声响,缓缓沉入地面的笼子里是空的――他不在那里。

斯科特的右手依旧如铁钳般死死地锁在他的左腕上,痛得他呲牙咧嘴。

他们都漂浮在半空。被高温扭曲的空气里,埃德恍惚看见一片金红色的光芒……在斯科特背后隐约伸展成巨大的双翼。

而斯科特俯视着他,沉默不语,那陌生的、带着愤怒与轻蔑的眼神让埃德心慌不已。

双唇微微蠕动,埃德再次想起那个已经被遗忘了数千年的名字――“龙的名字拥有力量。”他记得伊斯这样告诉过他。

名字拥有力量。

“斯科特!”他放声大叫,干哑撕裂的声音听起来几乎不像是他自己。

“斯科特?克利瑟斯!”

他从未这样连名带姓地叫过斯科特。

“你是个人类,斯科特!……你是个圣骑士!”

他吼道。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斯科特早就已经不是圣骑士了。

他伸出右手,不是去掰开斯科特的手指,而是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带我离开这儿,斯科特……”他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地平静……平静而充满信任,哪怕心跳已经快得乱七八糟,“这地方要塌了。”

斯科特缓缓抬头向上看去。

埃德觉得他更像是在倾听什么声音,而不是在看那些依旧不停地往下掉的石块和快要整个砸在他们身上的天花板――那些石板上居然还有模糊的花纹。

但他已经来不及看清。

视线中突然一片黑暗……然后眨眼之间,温柔的星光洒落在他身上。

.未完待续。

深圳肛肠医院需要预约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张乃嵩
滨州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内蒙古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绍兴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