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688章

2020-01-16 23:5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688章

晚上,陈兴提前了十分钟来到和廖景明相约的酒店,同行的还有江海军。

“咦,廖书记来得这么早?”陈兴到了酒店看到廖景明比他还早过来,诧异了一下,他本来还想早点过来,提前等一下廖景明,不曾想廖景明比他还早。

“今天下班正好没啥事,就早点过来了。”廖景明笑笑,“再说陈组长相约,我可不能迟到,还是早点过来比较好。”

“廖书记这么说就让我过意不去了,本来就叨扰廖书记了,廖书记还这么客气。”陈兴微微笑道,目光从廖景明脸上扫过,暗道廖景明说话倒是很有一套。

简短的客套寒暄,廖景明满脸笑容的请着陈兴入座,这会也彻底的把心放回肚子里,今晚陈兴主动约他的这顿饭,八九成不是什么坏事,起码对他而言是如此。

双方入座,廖景明的秘书吴小舟开始张罗了起来,一边喊着服务员上菜,一边拿起桌上早就摆放的一瓶饮料开了起来,给每人倒了一杯。

廖景明这时候也笑道,“喝酒误事,陈组长应该不喝酒吧?”

“嗯,不喝酒,来点饮料就很好。”陈兴笑着点头。

“我平常也不喜欢喝酒,我还在想陈组长晚上要是想喝酒,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廖景明笑道。

廖景明的话让陈兴多看了对方一眼,不管对方说的是真话假话,廖景明的一言一行倒是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酒店的饭菜端了上来,几人一边吃一边聊着,陈兴找了个时点,适时的开口道,“廖书记,今晚找你,是有件事想麻烦下你。”

“哦?”廖景明神色一动,暗道一声来了,正色道,“陈组长有什么事尽管说。”

“我有一位同学,她丈夫现在被判刑关在监狱里,照她的说法,案子跟李保关父子有关系,照她的说法,她丈夫是被人陷害入狱的,当然,事情的真相如何有待考证,我这边有一份关于此事的记录,也有她的亲笔签名,廖书记可以拿去看一看。”陈兴说着,朝江海军看了一眼,旁边的江海军已经配合着将准备好的文件递了过去,里头是覃文岚之前对郑静做的一份笔录。

“竟然还有这种事?”廖景明脸上表现出惊讶之色,接过文件快速看了起来。

因为陈兴说事情还涉及到李保关,廖景明心里也有几分好奇,随着阅读深入,廖景明脸色也愈发严肃了起来,怒道,“现在还有人敢这么做,简直是无法无天。”

“廖书记也先别下定论,这份笔录毕竟是我那同学的一面之词,事实真相还有待调查。”陈兴出声道,“我希望你们市里能启动冤假错案的调查程序,但这毕竟是你们地方上的事情,我也不方便干预,所以才会私下找廖书记。”

“现在还有人敢顶风作案,目无组织纪律,就算是陈组长不找我,我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就不会坐视不管。”廖景明义愤填膺,“我们的一些干部同志,到现在依然敢乱来,这真的是令人痛心。”

“廖书记说的没错。”陈兴点了点头,神色肃然,“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些痼疾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还需要时间。”

“嗯,这一点我和陈组长看法一致,我相信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廖景明点着头,又看了眼手上的笔录,道,“陈组长方不方便将这一份笔录给我,我好找负责齐英同志反映这个问题,政法口归她负责。”

“没问题,你那一份只是复印件,原件在我这里,廖书记需要,尽管拿走。”陈兴笑道。

“那行,我就拿走了,回头我会第一时间找齐英同志。”廖景明郑重道,他口中的齐英是云田市政法委一把手齐英。

一顿饭吃了近一个多小时,陈兴和江海军从酒店离开时已经是快八点,双方在酒店门口少不得又是一番寒暄。

廖景明目送着陈兴和江海军坐车离开,目光微凝,沉默的站在原地。

“书记,这陈兴晚上来找你办事,岂不是要欠你一份人情?”吴小舟见领导不说话,刚刚在饭桌上大部分时间沉默着的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人情?”廖景明嘴角微微往上翘,神色自嘲,“这陈大组长的人情又岂不是那么好卖的,你没看他摆出的是一份公事公办的态度吗?”

“是嘛,我怎么觉得他这是在托你帮他那同学解决问题呢。”吴小舟挠头笑笑。

“看似是这样,但人家表达出来的态度可不是这样,你没看他带了巡视组的人过来赴宴吗?而且刚才的谈话,他可没讲偏向他那同学讲半句私情的话。”廖景明淡然摇头,心里对陈兴的评价又高了一分,对方看起来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打交道。

廖景明和秘书吴小舟在谈论陈兴,回去路上的陈兴和江海军,同样没有闲着,两人聊着,陈兴突然问道,“海军,刚刚的一番接触下来,你对廖景明这人有什么看法?”

“就一次接触也看不出好坏,只能说他的表现很正常,让人挑不出毛病,也让人挺有好感的。”江海军道。

“是啊,让人挑不出毛病。”陈兴喃喃自语着,嘴上说着,心里却是一怔,人无完人,越是表现得没有问题,是不是越说明了什么?

心里思虑了一阵,陈兴很快就摇了摇头,暗笑自个有些神经过敏了。

云华酒店,这里是童白岩平常过来请客吃饭的定点酒店,随着八项作风的严格执行,童白岩作为一把手,表面上也减少了到酒店来应酬的频率,但暗地里却是另外一回事,酒店是没去了,但却转入了更为高端和私密的会所,位于云华酒店后方的云华会所,这里和酒店隔了一个占地几十亩的中庭花园,直接就伫立在水光十色的甘云湖边,可以乘快艇到达,也可以从酒店的另一条私密小路乘内部车直达会所楼下,普通的客人根本没资格来这会所。

童白岩今晚特地将云城区公安分局局长项小海叫过来会所一起吃饭,说是一起吃饭,其实真实目的不言自明,项小海也很识趣,酒过半巡,就主动说起了中午童白岩那富春小区房子的偷窃案,向童白岩当面立下了军令状,案子的尾巴都已经处理干净,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童书记,那小偷偷的书画和古董什么时候给您送过去?”项小海给童白岩敬了一杯酒后问道。

“找个方便的时间,你让兴元过去取。”童白岩瞥了秘书一眼,淡然道。

“案子已经处理干净了,我这边什么时候都方便,就看贝秘书什么时候有空了,不过还是越快越好。”项小海笑道,当着童白岩的面,他也没和贝兴元这个老同学表现得过分亲密。

项小海心里很清楚,要不是为了今天的这起偷窃案,他这会没机会和童白岩同坐一桌。

“那我待会和项局直接回去取。”贝兴元听到项小海如此说,又看了眼领导的眼色,立刻就接过话,答道。

贝兴元说着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下号码,贝兴元神色一动,走到一旁去接,少顷,贝兴元接完回来,神色怪异,附在童白岩耳旁低声耳语了几句。

盐城市第三人民医院
志丹县妇幼保健院
长治白癜风
浙江牛皮癣治疗方法
泰州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