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350章-一波又起

2019-10-15 17:14: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350章 一波又起

readx;周围喧嚣的修士们,听到凌霄剑宗一方,提出了这样的申诉理由,便安静了许多。

他们都要看看,主持此事的碧罗山的人如何应对。

自然,以此同时,许多人也在心里暗自地嘲笑着。

正准备离开断剑台的卞相臣长老,听闻此言,心里顿时不快,心中暗斥:胡闹!

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大声道:“近身格斗,乃剑修最基本的剑道基础。在战场上,一个剑修法力枯竭了,他能对对手说,咱停手不打了,等法力恢复了,再来战过吗?亏你还是剑宗出身的修士,如此说话

,也不怕被人耻笑!”

待卞相臣长老话音一落,周围的修士顿时放声哄笑起来。

这样子不认输,本非史锦川的意思。

因为肖纯罡下台之后,又悔又恨,不甘心脸面大失,便示意自己的“军师”想法抵赖。

作为肖纯罡而言,无理耍赖这样的事做得多了,这次急怒攻心之下,也不顾在这样的场合下,这样的理由实在是贻笑大方。

而史锦川看到肖公子如此神色,自然不敢忤逆他的意思,便一咬牙,就大声质疑起陈德的获胜方式来。

如此一来,被卞相臣长老当场驳斥,徒增笑谈而已。

也正因为这样,让陈德的名头反而更响亮了一些。

左冷秋终于如愿,从卞相臣长老门下一位弟子处,拿到了那柄与他投缘的古剑。

左冷秋拿着古剑的感觉,就像是故友重逢一般,开心、激动、感慨之情皆有。

再说说那位,摆卖此剑的摊主,不愿让人留意到他,悄悄地等到这期坊市结束后,才到卞相臣长老门下弟子处,拿回那卖剑所得的一千六百灵石,这位摊主可也是够小心的。

当晚回到客栈,天台宗这些修士的房间,就成了欢乐的海洋。

左冷秋拿回心仪的古剑不说,以本宗弟子为班底的剑修,竟然打败了剑修宗门,让天台宗的年轻修士们,无比欢乐和骄傲。

尤其是那些,押注在本宗门比剑获胜的修士,更是喜上加喜。

有些押注早的,压天台宗获胜的赔率是一赔十二,更晚些的到了一赔十五,押注一千灵石,就变成了一万多灵石。这些人无不眉开眼笑,简直比自己突破晋级还要开心。

特别是那些在陈德身上,压下重注的,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陈德出战的单场赔率,最初是一赔十五,到了后面,基本都调到了一赔三十的夸张赔率。

也就是说,在陈德身上压下一千灵石,回报是灵石变成了三万。

故而这一次与凌霄剑宗的比剑,一下子就造就了一批天台宗的年轻小富翁,这批人约有十几位的样子。

陈德借出了三万多灵石,最终这笔灵石变成了一百万左右的灵石。

所以,就可以想见,陈德的慷慨之举,一举造就了多少小富翁啊!

不过,得利最多的,却还是陈德自己。

因为,当初他有言在先,赢到的灵石,要分给他一半。

也就是,陈德在一夕之间,就入账约五十万灵石。

而且,这些天台宗的年轻修士们,一个学着一个的样子,来到陈德面前,双腿并拢,然后,双手恭恭敬敬地将灵石递给陈德,引起了一阵阵的欢笑声。

而且除了陈德原本已经相熟的修士外,这些修士因此,非常感念陈德,往后就成了德宝斋的好主顾、好帮手。

另一个最为暴富的修士,无疑就是方玉莹这位小女修了。

因为,她果然在陈德那一单场上,下了有七千多灵石的赌注,因为她用的全是自己的灵石,无需与陈德分润,所以,她一夕之间就获得了二十多万灵石的收益。成了名正言顺的小富婆。

接下来的几天,在碧罗山的坊市里,这批天台宗的年轻修士,自然也是过得无比开心如意。

他们如今,囊中丰厚,故而,想买的丹药,看见了就买;想买的法器,看见了就买;想买的灵草、灵药,看见了就买;想买的灵才,看见了就买;……。

无比写意的日子啊!

人人都庆幸当初一齐来观战助威,这是多么幸运的决定啊!

而就在坊市快要结束的倒数第三天,正跟在众人身后,在镇上的修士们来往如梭的街道上逛着的陈德,忽然感觉到,身后有若隐若现的异样感觉。

加以留意后,陈德发现这感觉,一直伴随着他走过了几条街的距离,这让他悚然一惊:一定是有人在背后盯梢!而且,盯梢的人修为一定是拓海境层次的。

正好,陈德尾随左冷秋、方玉莹等人进入了一家店铺里,看阵势,知道方玉莹会在这里挑选灵草、灵药,要花上不少时间。陈德灵机一动,便立定在众人后,看似闭目养神,实际上,他旋即进入了无为至静状态。

就这样,陈德就在这店铺里,在无为至静状态下,通过脑宫中的天启符箓,将无极无为至静微粒,散发了出去。

反正,就是虹丹境修士都对此毫无察觉,陈德将无极无为至静微粒散发出去时,毫无顾忌。

很快,陈德就清楚地察觉到,接近这一条街的一个拐角处,有三位修士。其中两人乃拓海境的修为,一人修为略差,是展窍境的修为。

这三人,不时不露痕接地,往陈德等人如今所处的店铺门口张望。

这几人,应该就是盯梢他们的修士了。

看服饰,这三人乃散修,而且身上煞气甚重,肯定是几个惯于下黑手的人。

“嘶!”陈德轻吸口凉气后,从无为至静状态跌出,回到了现实状态里。

难道是这些天来,他们几人在这坊市上大肆采购,引起了一些不法之徒的觊觎?

这是陈德的第一反应,对此类事情一向有经验的他,并没有立即向左冷秋等人说明此事。

因为,以陈德的经验判断,左冷秋、方玉莹等人一旦知晓此事,神情动作上一定会表现得不自然,届时,会引起对方的注意。

陈德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在打他们的主意,所以,陈德暂时不想惊动这些人,他想来个反跟踪,看看到底幕后,还有人主使否。

“我想起来了,前面的那家碧云天炼器作坊那里,有一件我定制的法器,我要去看看打造得怎样了。”

陈德对左冷秋说道。

“陈德,你几时在碧云天定制法器了,我怎么不知道?”

左冷秋惊异地问道。

“你忘了,前两天我们经过附近时,我单独一人走动了一会儿?”

陈德经常是一人走在最后,他到底有没有抽空单独一人溜达过,在人来人往的坊市里,走在队伍前头的人一时也不会留意得到。

“啊,这……”陈德的回答,让左冷秋一时语塞。

不等其他人再有什么说法,陈德一拱手后,说道:“各位,我自己过去看一下,就先不陪你们了。”

陈德说话时,尤其是拿眼睛看着方玉莹,因为这几天逛坊市,都是以她为主,他和左冷秋等,几乎都是在陪着她的。

“陈师兄,那你先忙你自己的吧。”

方玉莹善解人意地说道,她一向如此,这些天,这几位师兄一直陪在她身边,让她感到莫大的满足,即使她一样东西也买不起,她也同样高兴开心,更何况买到了这许多合她心意的物件。

“陈师兄一向有些特别之处,他做事都是有目的的。”

陈德走出店铺后,反而是方玉莹就此事开解起左冷秋来,因为,他脸上一向冷冰冰的,也不知,他是否是在记怪陈德。

陈德出了那间店铺后,故意来到那三个散修的面前晃荡,然后又走开去。

他这是想试探一下,这些人是不是以他为主要目标。

过了两条街后,发觉这三人里,没有一人跟上来。

陈德就明白了,这些人是以左冷秋或方玉莹为目标的。

奇怪了,到底这些人是临时起意,还是背后另有人指使呢?

因为左冷秋和方玉莹,都是他的朋友,陈德既然知道了有人要对他们不利,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拿定主意后,陈德特意到一件客栈的密室里,换上了遮掩气息身份的套装,出来后,就远远地吊在那三人的后面。

陈德决心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在热闹的坊市里走动购物,对多数女孩子而言,那是一种男人们难以理解的畅快事情来的,尤其是在心情大好的时候。

一大早从客栈出来,方玉莹在左冷秋的陪伴下,就一直逛到了日落西山,一点也不见她兴致稍减。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坊市上许多临时的摊位已经收摊了,摊主们忙活了一整天,正是他们进食歇息的时候。

所以,这碧罗山坊市,暂时由熙熙攘攘而进入了相对冷清的时候。要等到掌灯时分,坊市上才会重新热闹起来。

夜间的坊市,与白天相比,自然另有一番韵味。

方玉莹与左冷秋领着众天台宗年轻修士,步入了一间灵食酒楼。

踏入酒楼前,方玉莹环顾左右后,她就先声明了:“各位师兄,你们陪我逛了一天,好难得哦,今晚这一餐,就由师妹来做东好了。”

...

牡丹江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邢台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防城港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牡丹江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邢台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