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咖啡征稿】东海酒吧荷花厅

2019-09-13 02:36: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离开上海不觉已十多年了。今天,在结束了市政府为我们大龄青年举办的集体婚礼后,趁着婚假,我携夫君旧地重游。又来到黄浦江边,我的心潮和江中的波涛一样不能平静。十年蹉跎,感慨万千!往事没有化作云烟,昔时的情景又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特别是“东海酒吧荷花厅”……

一、爱的放逐地

上海,是我初恋之爱的放逐之地。
夫君知道我在上海读过书,猜想可能是出于对学生时代的怀念吧,所以我把上海选作了蜜月旅行的第一站;可他并不知道其它原因。
我是一个三十岁的老姑娘了,在新世纪发展的今天,别说我有过情事?就是有过性事,也不足为奇吧。何况,我这次选择来上海,目的是为了对过去做一个了断,从此过新的生活。当然,三十四岁的夫君,是不是仍然保持了处男之身,我不想知道,也并不重要。所以我也没必要告诉他我的一切。

黄浦江是上海的母亲河,浦江两岸,荟萃了上海城市景观的精华。浦江水泛起层层五彩浪花。横跨浦江两岸的杨浦大桥、南浦大桥,像两条巨龙横卧于烟波之上,中间是“东方明珠”电视塔,正好构成了一幅“二龙戏珠”的巨幅画卷。
“东方明珠”,她是大上海的象征,也是我的初恋之情萌生之地。
高考的成功,注定我要在这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大上海流连五年的时光,命运也注定我要在这里开始我的爱情之旅。
我是一个“开窍”滞后的女生。十九岁了,还像个男孩子一样整天在球场上疯来疯去。既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了一批帅哥眼中的猎取目标,更没有主动去接近过哪一个帅哥。就这样没心没肺地、浑浑噩噩地生活着。只是在第一次到标本室上人体解剖课的时候,才露出我的女儿本色。我面对那一具具少胳膊缺腿的尸体,闻着刺鼻的福马林溶液的气味,吓得我抹着眼泪直往同学的身后躲。就在我踉跄着要跌倒时,突然,一双男性的大手拉住了我。我抬头一望,是班长吴向东,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老师看都不看我一眼,她知道每个学生都要过这一关的,也都会过这一关的。
我是一个比较懒散的人,自从我到学校以后,开始都是同宿舍的学姐王芳帮我洗衣服。一天学姐对我说:“明霞,有人帮你洗衣服了。”
“哦,是谁啊?”
“班长呗。”王姐不屑地说。
“噢,班长是个大好人。过天我写封表扬信感谢我们的‘活雷锋’吧。”我漫不经心地说。
在一次班级团支部组织的游览活动中,同学们都走散了,只有我和班长一直在一起。那时我们都在“东方明珠”离地472米高的第100层那个最高的“观光天阁”上。班长虽不是上海人,但他对上海却了如指掌,他向我指点着窗外的风光,告诉我,海在哪边、外滩在哪里、南京路在何处……
有这样一位“导游”相陪,我感到很惬意。下了“东方明珠”塔,我就提议:“班长,我们去外滩看看好么?”
班长欣然同意:“好啊!赵明霞同学,以后不要老是喊我‘班长’、‘班长’的,叫我名字好了。”
“好啊,那我就叫你向东,你就叫我阿霞吧!”我很兴奋,也想不到这有什么不妥。
外滩东临黄浦江,西面高楼鳞次栉比,有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中西合壁式等几十幢风格各异的高楼大厦,被称为“万国建筑博览群”。它是上海的风景线,也是来上海观光的游客必到之地。
入夜,璀璨的灯光在江面上摇曳,清冽的月光凌空飞降,犹如瀑布连接着江面。
外滩的晚上特别热闹。装饰着彩色霓虹灯的高楼,倒影在粼粼的江水中,构造出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黄浦江的防波墙边,就成了情侣们相聚的地方。一对挨着一对的情侣们,他们做着拥抱、抚摸、接吻等“自选动作”,互不干扰;煞是有趣。
我和向东从不远处走过。看着别人恋爱,的确是件刺激人的事儿。不经意间,向东摆动的右手触到我的左手,我心中不禁一动,顿时有一种愉悦的感觉弥漫到全身。但是女孩的羞涩还是迫使我悄悄地缩回了自己的手。

记得有一次,我一个人在篮球场上抛球玩,向东来了。
“向东,谢谢你帮我洗衣服,你真是‘活雷锋’呢!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哥就好了。”
“懒丫头,那我就做你的哥吧!帮你洗一辈子衣服。”他愉快地答道。
从那以后,只要有时间,不是向东约我,就是我约向东,我们一同去外滩聊天。我们的话题很广泛,从天上到人间,奇怪的是,从没有谈起过感情的事。但是我们不是没有感情,我把这感情视作亲情,一直把他当作自己亲爱的哥哥。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和向东徜徉在繁华的南京路上。“东海酒吧”的霓虹灯在眼前闪烁。
“进去坐坐吧!”向东说。
“好啊!”我热情地响应了。
“两位请,里面请!”服务 做着邀请的姿势,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
“就荷花厅吧?”我询问地说。
“好!荷花出污泥而不染。”向东的话好有诗意。
我们坐在三十六桌的两边,每人喝了一小杯茅台和一杯咖啡。茅台是什么滋味我没有在意,只觉得那天晚上好温馨。

回到宿舍,王姐关心地问我去哪儿玩了;我大大咧咧地说:“跟‘活雷锋’逛南京路去了!”但我还是隐瞒了进酒吧的情节,因为学生是不允许喝酒的。
“明霞,班长爱上你了吧?”
“怎么可能呢,他是我哥。”
“傻瓜,人家是要做你男朋友咧!”王姐开导我说。
“别胡说,”我茫然地看着王姐,“班长他说要做我哥的。”
在一个偶然的时候,我竟然得知,王姐正恋着我们的班长!我听同学说了以后,高兴地大声喊道:“王姐做我嫂子好呀,我批准!”
还没毕业,王姐真的与向东哥好上了。一毕业他们就结婚了。
在班长的婚礼上,我似乎感觉到自己有什么不对劲。
“傻瓜,向东一直是爱你的啊!”有个女同学笑着悄悄对我说。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早对我说?”我白痴般地大叫起来。
“没说吗?人家一次次向你表白,是你拒绝了他。”
这时的我才发觉,原来我是那么地爱向东!

可是在当年的上海滩上,我亲手放逐了自己的爱情!

二、独坐荷花厅

毕业八年后的一个夏天,我又默默站在黄浦江边,听呜咽的浦江水在诉说着人间的悲欢离合。木然的我看着这个熟悉的江面,仿佛听到自己的心在撕裂。天渐渐的暗下来,倏然,璀璨的灯火把黄浦江两岸照得通亮。夜晚的黄浦江边,凉风习习,灯火如昼,如画卷般在眼前盛开,恍惚是“此景只应天上有”的仙境。
我一个人心情不爽的徜徉在黄浦江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传来各种不同的语言和笑声。我看到,一对对年轻的恋人,旁若无人的相拥着,发出阵阵欢快的私语。望着一张张兴奋的脸蛋,一对对相依相偎的情侣,一种近乎疯狂的空虚占领了我的思绪。面对着五彩斑斓的黄浦江,落寞的我不禁泪如雨下。
黄浦江啊!黄浦江,你可曾记得八年前,有一对男女同学每天傍晚来陪伴你吗?那时候你没有现在这样繁华和美丽,只有滔滔的江水和一些行船,可是他们喜欢听你的浪涛声。那时候人们称你为“恋爱角”,你的岸边晃动着恋人们的身影。可是今天当我面对着你时,却再也找不到你从前的影子,我也失去了心仪的那一半。你一天一个模样,变得太快了,我再也找不到你从前的模样。
我的胸中升腾起一团烈焰,它烧红了天际,烧烫了滚滚的黄浦江水!黄浦江水像一条金鳞巨蟒,她呼啸着,翻滚着,奔腾飞流!我对着江心大声呐喊:“我心中的黄浦江啊,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难道我们的一切真的成了永恒的回忆吗?问苍天!我们还能有多少时间来回忆?”我的压抑已经太久太久。我以为,某一天,我会突然爆发,惊天地而泣鬼神!是哪一天,也许就是今天吧?
不是我太执着,我只想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份真爱。你还记得威廉 基罗德说过的一句话吗:“爱情就像出麻疹,年纪愈大愈严重。”人生,真的是如此无奈么?当我明白真爱时,我们却错过了季节,没有了时间,这是何等的残酷!我心潮澎湃,仰天长啸!天如何?地如何?吾又如何?时间如何?光阴如何?岁月与生活,真的能改变一切么?当爱情抚摸我们的夜晚时,她温馨而无声,散发出粉色的光芒,轻轻摇曳在你宽大的怀里。静静的黄浦江水开始翻腾,月光和小草也发出不均匀的呼吸,深情的话语总能触动我富于幻想的神经,轻轻的呢喃,深深占据我日益多感的心灵。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光阴似箭,瞬间已走过生命的半个轮回。当我再次来到黄浦江边,那么平静的江面何以出现了海市蜃楼。却让我心如刀割,仿佛似镜中花,水中月。多年后的今天,心头被剜去一块的疼痛感觉,真切的犹如就在昨天,闭上双眼都可以看到到血淋淋的伤口……
仿佛是一种宿命,今天的我又来到南京路上。南京路是一条步行街,路面并不太宽敞,但这里却很繁华。其美丽的建筑,林立的商场,如潮的人流,繁华的喧嚣,辉煌的夜景真不负其“中华商城第一街”的美誉。火树银花不夜天,霓虹灯一条街是上海的一大景观。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节节小巧玲珑的车厢,车厢上画满了精美的图案,每节车厢的图案色彩各不相同。它吸引着外地或外国游客,登上车,仿佛钻进了玩具车里,任它带着你逛个够。南京路是购物的天堂,上千家大小商店鳞次栉比,几乎集全市商业之精华。大店、名店、特色店名优荟萃,各领风骚。吃、穿、用、玩,应有尽有。这条街的人很多,站在南京路的任何一个地方,看那些过往的行人,再用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等词句来形容,你都会觉得表达的不够味。然而今天的我,独自一人,热闹并不属于我。
突然一阵浓郁的白酒的香味伴随着咖啡的苦涩随风飘来,“东海酒吧”!我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跨了进去。
一位服务 微笑着走过来:“侬好,侬几个人?”
“荷花厅空吗?”
“对不起 ,荷花厅已经爆满,我们还有别的厅空着,请 另选一个厅吧。还有玫瑰厅、牡丹厅……”
“阿拉只要荷花厅。等他们走了,请侬收拾一下,荷花厅阿拉包了。”
服务 用惊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笑着说:“侬一个人,要包整个荷花厅?”
“是,请别安排别人进来。我等人!”
“ ……”我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对她说:“就这样吧,请您安排一下。”
我仍然要了一瓶茅台、两杯无糖咖啡,一碟五香牛羊肉、两盘瓜子,两盘开心果。在 6桌坐下了,我用双手抚摸着他曾经的座椅,仿佛上面还留有他的体温和味道,人去座空,我泪流如注。醇香的美酒、浓郁的咖啡散发着袅袅的香气,我慢慢地呷一口辛辣的茅台,轻轻喝一口苦涩的咖啡,那浓浓的醇香和苦涩从唇边滑过,穿过身体,流淌到心灵深处,细细品味。我把心浸泡在那散发着淡淡香味的醇香苦涩里。让时光倒转,让全世界的喧嚣都归于寂灭,窗外街道一片阒寂。此刻的全世界,就是那一杯散发醇香的美酒,那一杯弥散着苦涩的咖啡……我倚窗而望,月夜依旧,月缺依旧,伊人不在,伊人不来,早已物是人非,我掬一捧月光在手怨情满袖。
音箱里回旋着邓丽君轻柔、忧郁的歌声:

美酒加咖啡,
我只要喝一杯。
想起了过去,
又喝了第二杯。
明知道爱情像流水,
管他去爱谁。
我要美酒加咖啡,
一杯再一杯!

我并没有醉,
我只是心儿碎。
开放的花蕊,
你怎么也流泪?
如果你也是心儿碎,
陪你喝一杯。
我要美酒加咖啡,
一杯再一杯!

我也是一杯再一杯;不是我疯狂,只是心中烦闷。“东海酒吧”荷花厅第 6桌,去年的今日我和他曾经相对而坐。几杯过后,我心里潮潮的,想起去年荷花厅的今日。
他就要出国了,特地从北京赶到上海出境,就是为的与我见面。我毫不犹豫地打车直驱三百多公里到上海来会他。
两人都知道,时光已经不能倒转,一切已经不能重来。一切都不用多说,一切尽在不言中,但我们还是需要倾诉。
就在这间酒吧的荷花厅三十六号桌旁,我听到了向东心碎的声音,我也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一瓣瓣地裂开。
向东的缓缓语流,向我描绘了他们夫妇婚后生活的片断。争执、冷战、和好,循环往复,无休无止。一次半夜中,她把他推醒,责问他:“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怎么呼叫着明霞的名字?”特别糟糕的是,有一次在做爱的 时分,他竟然脱口而出:“明霞,我爱您!”气得她把他从身上掀飞到床下!
而我,毕业九年过去了,仍然漂泊人间,感情没有归宿。家人逼迫下的相亲、征婚,搞了无数次。接触几次以后,拿向东与之一比较,就要说出“拜拜”两个字。偶尔有过短暂交往的,也是因为他的气质与向东有某种相之处。其中也有一位医科大学的毕业生,两人相处了一个月之久。受情欲的驱使,两人竟稀里糊涂地进了宾馆。当对方抚摸我的身体时,我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走开!你不是向东!”顿时,欲念全消,对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立即逃走,从此再没有在我的生活中出现。唉,我的感情、我的身体已经不能接受向东以外的男人。

共 794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哪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哪个妙龄少女不善怀春,年轻时候的初恋被放大、复制、合成、刻录,存入生命的年轮,这是一个痛苦的灵魂挣扎的过程,这个过程被作品以如海的 淡入、闪回、定格,制成人生真情的标本,珍存在记忆里,回放给读者看。作品澎湃激越,用纤纤文字描摹人生真情,人物形象丰满,性格鲜明,故事跌宕起伏,峰回路转,语言真挚柔美,表达准确。悠悠此文,不可多得。【编辑:耕天耘地】【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912011 2】
2 楼 文友: 2009-12-1 20: 1: 2 拜读林儿老师作品。
期待一个红娘哦~嘿嘿! 江山谁指点
 楼 文友: 2009-12-14 11:59:59 林儿姐的小说总是让人回味无穷,语言细腻。拜读了!!祝好!! 以文会友宝宝不爱吃饭咋办
心脏病吃什么水果
吃什么药治拉稀
幼儿大便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