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异界之机关大师 284 对峙

2020-01-16 21:26: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之机关大师 284 对峙

?();青木王保养得非常好,看上去非常年轻,白皙瘦削,颇为俊秀。他一双眼睛深不可测,仿佛任何情绪投进去,都不会激起一点波澜一样。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常鸣,淡淡地问道:“想必你就是常鸣了……你的名字,我倒真是久仰了。”

身为青木王,说这种话有点过头,但他说出来却非常自然,不带一点恶意。

顾罗莉立刻蹭到他身边,笑嘻嘻地说:“是啊是啊,我小常哥很厉害的!昨天晚上我们的夜会,他还拿了第一名!甩了第二名一圈多,真是超强的!”

顾青园扫了女儿一眼:“小莉,注意公主的仪态。”

顾罗莉笑着说:“哎呀父王,这里又没有外人在,对吧,单伯伯?”

单宁注视着她,勉强一笑:“对。”

顾罗莉状似担心地问道:“单伯伯,怀真哥怎么了?我刚才好像听说他出了什么事?”

她看上去非常担忧,真挚得一点也不作伪。单宁看不出一丝异样,只得把当前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

顾罗莉听说单怀真躺在病床上,毫无意识,生死不知时,低低地惊呼了一声:“怎么会这样!”

她皱起眉头:“昨天晚上,我一直呆在石林中间的平台上,我记得很清楚,小常哥第一个出发,怀真哥在他后面几个,走之前还跟一个大叔说了几句话。后来第一圈结束,是胡其齐家的天翼换灯,当时我们还在奇怪呢,林大哥他们今天没来,按理说应该是怀真哥排第一的。但直到所有的天翼全部飞完,也没见到怀真哥过来……”

她偷偷地瞅了单宁一眼:“后来小常哥越飞越好,因为怀真哥之前跟小常哥打了个赌,我们就猜他是因为飞不过小常哥,气愤地走掉了。果然,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见到他人。”

她担忧地说:“怎么会是出事了呢?到底是谁干的?!就没有一个人看见吗?”

单宁的脸色非常难看。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他派人问过了无数人,每个人的口径都跟顾罗莉一模一样。他还特地问过了几个平时跟单怀真交好的公子哥儿,他们也一口咬定就是这样,中间没有一点异样,大家都以为是单怀真自己走掉了的。

调查下来,竟然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没有一个例外!就是所有的驾驶员,在那段时间里也一直有人监看着,好确认他们当前的行程。

单宁的目光移到常鸣身上,这个优胜者更不用说,他多方查证过,第二圈开始的射灯提醒绝对不是虚假,说到这个的时候,被问到的人都手舞足蹈,盛赞当时的情况。

“射灯几乎都是连在一起的!他的速度真是太快了,一个接一个的监督站穿过去,几乎都不带停!”

监督员都是齐天城本地人,其中有一小半都跟单怀真以前有联系,他们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都是亲眼盯着的,绝对不会有差!

这样一来,也就是说,在场的所有人都跟单怀真的事故没关系,也没有一个目击者!

难道真的是有什么意外的高手突然冒出来,用精神力震坏了单怀真,拿手了破心柱?

难道高明在把破心柱偷出来的时候被人发现了,有人想杀人夺宝?

单宁的思绪越走越远,渐渐从常鸣身上移开。他眉头紧皱,狠狠地瞪了常鸣一眼。

总之,如果不是这小子跟小真作对,小真也不会召集那场夜会,也就不会出事了!

对,就是这样,事情总之跟这小子脱不开关系!

单宁盯向常鸣的目光重新变得阴冷,其中满怀杀意。常鸣平静地回望回去,丝毫也不退缩!

顾青园轻咳一声,在桌后坐下,淡淡地问道:“常鸣,今天你来这里,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常鸣摊了摊手:“听说陛下对机关战争的新方案有一些了解不太清楚的话,需要我解答一下?”

单宁冷哼:“什么新方案,简直狗屁不通!用一些不知所云的鬼祟小道就想赢机关战争?简直是丢我们东梧州青木王国的脸!”

常鸣抬了抬眉毛:“哦?听上去单主席挺通狗屁的?不知道有什么新计划呢?”

单宁身为皇家机关师协会主席,平时高高在上,几乎可以跟王上平起平坐,哪里受过这样的顶撞!他的脸上一阵青气掠过,正准备发怒,顾青园先行打断了他们的话:“咳,口舌之争什么的,还是算了。常鸣,你的方案里,我的确有一些不太明了的地方……”说着,他拍了拍桌上厚厚的一叠纸,这叠纸的纸边已经起了毛,显然经过多次翻阅。

顾青园抬起眼睛,语意明显略有不善:“就是不知道,这咨询是不是也要收费呢?”

常鸣大大咧咧地说:“当然不用,我们售后服务做得挺好的!所售货品有什么不明了的地方,尽管来问!”

他竟然就这样当着顾青园的面,承认了拍卖会是他组织的,还厚着脸皮提什么“售后服务”之类的东西!

顾罗莉的脸色也变了,她紧张地看了看自己的父王,又紧张地看向常鸣,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顾青园紧紧地盯着常鸣,厉声质问道:“你难道不是东梧州的一员?”

常鸣耸耸肩膀:“我以为我的国家会保护他的国民。而且机关师……不是读力于国家,归属于机关公会的吗?”

这句话一出,顾青园立刻变得面无表情。但他盯着常鸣的眼睛里,却闪着锋锐的光芒。他冷冷地说:“哦?你是这么想的吗?”

他的话说得非常缓慢,非常清晰,说这句话的同时,一股慑人的威势迫人而来,就连旁边的单宁也不由得侧过身体,以作退让。

顾罗莉的脸色更加苍白,她蠕动着嘴唇,紧紧握紧了拳头。

常鸣正对着顾青园的威势,丝毫也不退让,冷着脸说:“抱歉,老实说,在某件事发生前,我还真不是这样想的。”

以前不是,也就是说,现在是了?

顾罗莉伸手想阻止常鸣,但常鸣很快就把那句话说出了口。她紧张地回头看着自己的父王,仿佛已经感觉到了他接下来的雷霆之怒!

顾青园紧紧地盯着常鸣,常鸣也毫不客气地回视着他。这时,他甚至直起了身体,连原先还没有行完的礼也不管了。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极其紧张,好像争端随时都有可能一触即发!

单宁原本在得意地微笑,但时间越长,他的表情就越是僵硬。

他疑惑地看向顾青园,这位王上虽然深沉内敛,但绝不是犹豫不决的人。如果他真的对常鸣的举动不满,想处置他,绝对不会多说什么,直接就叫人把他拿下了。但现在,他竟然与常鸣正面对峙,还沉默了这么长时间!

果然,他算得上了解顾青园,过了一会儿,顾青园的气势渐渐消减下去,唇边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向常鸣点了点头:“既然是免费的,那就来说说看吧。”说着,他拍了拍桌上起了毛边的文件。

常鸣一点儿也不意外,一边往桌边走一边嘀咕:“什么免费不免费的,一国之君还在乎这个!”

顾青园淡淡地说:“一个地图配件几百上千万,实在买不起啊……”

说话间,常鸣已经走到桌边,笑嘻嘻地说:“一点钱而已,比起机关战争的胜利来说算得了什么?一国之君还在乎这个!”

顾青园不置可否地翻开文件,指着其中一页说:“这里你给我解释一下。”

常鸣仔细看了片刻,说:“哦,这里是阐述有点不太准确,其实是这样的……”

顾罗莉和单宁看得目瞪口呆,这两人刚才还剑拔弩张,这么一会儿工夫,竟然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讨论起机关战争来!

而且看顾青园这样子,他对这套新方案已经琢磨了很长时间,无论是翻阅还是提问都显得无比熟练!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他在心里早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单宁瞬间明白了这一点,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他紧盯着桌边那两人,冷冷哼了一声,正要拂袖而去,顾青园突然抬头向他招手:“主席,你来看看这里,协会打算怎么设置机关巨兽,你似乎已经有了一定的方案。”

单宁停住脚步,狐疑地看向顾青园。

王上这是什么意思?

打一巴掌给个枣儿?还是说,他想两边讨好,两边的方案都要用?

但这样一来,预算就会成问题了哦……

预算吗……

想到这里,单宁犹豫半天,下巴一抬,脸上浮现一抹冷笑,竟然真的往案边走去。

顾罗莉惊讶地看着他,注意到他的表情时,顿时警惕起来,同时对父王又有一丝不满。

单宁要走就让他走好了嘛,为什么还要把他叫回来?他加入讨论,肯定会想办法破坏进程的!

她气鼓鼓地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片刻后,不知不觉被他们的讨论内容吸引到了桌边,也轻蹙眉头,细听起来!(未完待续。)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在哪里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预约专家号
宝鸡治疗盆腔炎医院
邯郸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汕头医院检查妇科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