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42章

2019-10-12 22:31: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42章

海城机场,陈兴带着父母登上了飞机,后天就是大年三十,陈兴的大婚之日,容不得陈兴在海城多耽搁,今天是肯定要回京城了,虽说婚礼的事情有人帮他们筹备,他和张宁宁这对新人根本不用自己忙什么,但结婚的前两天,他这个准新郎不可能说还到处乱跑。

“陈兴,早就跟你说不要跑来跑去了,我和你爸又不是不懂得坐飞机,还用得着你特地跑回来嘛,瞧瞧,你回来一趟不都是白跑嘛。”登机的时候,邹芳念叨着儿子,他们也没带什么行李,轻装上阵,邹芳这个当母亲的自是觉得陈兴这是瞎折腾。

“妈,我这是太想你们了,所以想提前两天看到你们。”陈兴嘴上说着讨好的话,他没跟父母亲说回来的目的,只是说回来接二老进京,父母两人才会觉得他多此一举。

“阿芳,你就别唠叨了,瞧瞧咱陈兴多孝顺。”陈水平笑眯眯的说着,“陈兴,你和张宁宁结婚后可得赶紧造人,我和你妈都等着抱孙子呢,你们俩要是没时间照顾小孩,我和你妈帮你们带,不用你们操心啥事。”

“爸,现在说这个还太早了,没那么快呢。”陈兴苦笑,这父母亲两人可真是一个比一个急,之前是着急他没对象,催他找对象结婚,现在结婚的事有着落了,又开始急着要抱孙子了,陈兴听得都头大。

“也不早了,你看看你一结完婚都30岁了,人家孩子都上小学了,你才刚结婚,你自己说是不是我和你爸瞎着急,你这年龄也该赶紧要孩子了,再说女人晚生孩子对身体也不好,张宁宁也二十七八岁了吧,该生了。”邹芳絮叨着。

“嗯,这事我会和宁宁商量商量,到时候再跟你们说。”陈兴只能笑着点头,最怕的就是父母唠叨,比起唐僧的紧箍咒也不遑多让。

系好安全带,转头望着窗外,刚刚太阳还冒出头来,天气晴郎着,一会儿的功夫,天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乌云遮掩了万里晴空,看样子是要变天了,陈兴摇头笑道,“这老天爷的脾气跟小孩子一样,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说变天就变天。”

“可不是嘛,今年的冬天很怪,比去年冷多了,才晴一两天,就又开始变天了,这样反反复复的,听说咱海城几个大型水库都满得蓄不了水了,只能开闸放水,今年的雨水充足得过分,希望夏天不要热得要命,这一年一年下来,天气是越来越怪了,还说全球气候变暖呢,我看就不像。”陈水平说道。

“今年是冷了点,不过这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趋势是没变的,对人类的影响是弊大于利。”陈兴答着父亲的话,盯着窗外灰暗的天空,遥望着远方,目光恍若穿透了空间的限制,从机场往东,是海城市区,陈兴在等待着什么。

海城市委大楼,市委一号的办公室,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刚刚进办公室的市委书记黄昆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陈兴这会应该是登机了吧。”

“早上九点有飞往京城的第一趟航班,下午还有一班,不知道陈司长坐的是不是早上的这一趟航班。”秘书赵斌在一旁轻声应着。

黄昆明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挥了挥手,赵斌退出了办公室,黄昆明独自一人走到沙发上坐下,神色凝重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脸上偶有表现出几分矛盾,黄昆明似是在为做着什么决定而为难,昨天晚上,陈兴约他出去坐了一坐,同样抛给了他一个难题。

飞机划破了长空,消失在云端,黄昆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站起了身,走到办公桌旁,拿起桌上的座机就拨打了内线过去。

“黄平(上一章写成黄明了,这里更正过来)同志,是我。”黄昆明打给了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黄平,“现在方不方便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昆明书记稍等一下,我马上过去。”这头的黄平明显是愣了一下,随即点头答应着,黄昆明在里问方不方便,黄平又怎么敢不立刻过去,对方是市委书记。

匆匆赶到黄昆明办公室,黄平轻敲了下门才走了进去,办公室内飘着烟味,黄平一进来就看到黄昆明独自坐在沙发上点着烟抽着,脸上闪过一丝诧异,黄平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在黄昆明的示意下坐下。

“要不要来一根?”黄昆明拿起桌上的烟朝黄平递了过去。

“昆明书记,我不抽烟。”黄平笑着摇头,瞄了黄昆明一眼,黄平心里绷着一根弦,他刚才也就是才在办公室里坐下,屁股还没坐热,黄昆明的就过来了,让他过来一趟,一来又是感觉到气氛有点微妙,黄平委实是摸不透这位市委的第一号人物要出什么牌。

“黄平同志,我看张元荣不太适合目前的岗位,你觉得如何。”黄昆明将烟随手放下,再次轻飘飘的说出一句话,却是让黄平眉眼直跳,以为自己耳朵出错了,惊疑的看着黄昆明,黄平确认这是出自黄昆明之口时,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昆明书记,您的意思是?”黄平压着心里的震惊,他首先要摸清黄昆明的意思,对于张元荣最近在做的事,黄平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黄昆明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跟张元荣在做的事有没有直接关系。

“公安局这个口子很重要,当领导的必须都是政治素质过硬,思想品德高尚,经得起考验的人,我看张元荣不太适合这么重要的岗位,当然,这并不是说张元荣没有做出成绩,这人还是有能力的,不过我想还有其他岗位更适合他。”黄昆明淡淡的说着。

市委书记口中看似不轻不重的几句话听在黄平耳里,跟宣判了张元荣死刑一般

,黄平知道张元荣这次怕是要完了,黄昆明的话听着虽说没有什么直接批评张元荣的话,最后还认可了张元荣的能力,但那都不过是说辞罢了,黄平知道黄昆明是铁了心要拿下张元荣了。

“怎么样,黄平同志有什么看法?”黄昆明瞟了黄平一眼。

黄平一时沉默着,他是政法委书记,政法口上的事情,黄昆明想要不经过他直接插手,并不是办不到,但那样做的话,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心里能舒服得了才怪,真要是不顾后果的抵制黄昆明,黄昆明未必就能办得了张元荣,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对黄平来说肯定是得不偿失,挑衅了市委书记的权威,黄平不认为黄昆明会大度的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这不是什么气量的问题,而是一把手的威信问题,黄昆明势必会找他秋后算账。

此刻,黄平无疑使被逼上了两难的境地,因为张元荣同样是有门有户的人,对方背后站着林刚,黄平也不想得罪对方,而黄昆明喊他过来说这事,看似是在给他面子,提前跟他这个政法口的书记打招呼,但其实也有逼他站队表态的意思,黄平一时不好决断。

黄昆明此时也很有耐心,静静的等着黄平的答复,他不确定黄平是否会乖乖的听招呼,如若听了,那是再好不过,倘若对方要是不听,他要调整张元荣固然是多了点麻烦,但也不见得做不到,而他,事后肯定也会腾出手来慢慢跟黄平算账,他是市委书记,他有这个底气。

“不知道昆明书记怎么会突然想要调整张元荣。”黄平尽管心里已经大概猜到,但还是想直接问个明白,这会其实也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表不表态就在此刻,没必要再装得一副高深莫测。

“有同志认为张元荣乱办案,办假案,办冤案,提出了适当的建议,我认为应该采纳。”黄昆明笑了笑,说到这份上,黄平也该明白了。

黄平没吭声,他是明白了,这事果然是跟陈兴有关系,而张元荣,只能说自作孽不可活,或许这样说有所偏颇,但官场就是如此,站错队,那就是万劫不复,张元荣接手办了林刚吩咐的事,但也把自己推上火坑,事实上,张元荣的做法并没错,他跟林刚过从甚密,而林刚仕途上又是顺风顺水,下一步很有可能就是副省级,张元荣讨好林刚并没有错,即便是黄平,他知道张元荣在干的事,黄平仍然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同样存了跟林刚交好的心思,只要林刚过几月能顺利的接替谢鹏的位置,黄平也愿意托庇到林刚的麾下。

现在,这些想法无疑都要落空,除非黄平愿意硬顶黄昆明,但这并不现实,姑且不说林刚能不能顺利迈入副省级还是个未知数,他是知道黄昆明已经跟周明方走到一起了,他跟黄昆明对着干显然没有好处,后果也很严重,所以黄平不得不做出决断了,抛弃张元荣,或许是他唯一的选择。

忻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福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宁波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忻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福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