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绿野荒踪 铁马冰河】守望(八一征文)

2019-09-14 09:19: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蒙山高,沂水长,军民心向共产党,红心迎朝阳。炉中火,放红光,我为亲人熬鸡汤,续一把蒙山柴,炉火更旺,添一瓢沂河水,情深谊长,愿亲人,早日养好伤,为人民,求解放,重返前方……”
“姑婆在想姑父了吧?”彩霞听玉兰姑姑唱这首歌,听了多少遍,每一次听到,就会见到姑姑的脸泛起潮红,泪花在眼眶打旋。

那一年的春天,十八岁的玉兰,夹着小包袱嫁到孟良崮山下的刘庄,嫁给了刘兴春。结婚的第二天,傍晚,刘兴春从山上背回一个伤员。
“孟良崮开战了,这是在山中发现的一个伤病员,我把他背下来,你看看给做点好吃的补补吧。”前几天,烟庄的英嫂,在上山挖野菜时,用自己的奶水救活了一个伤病员,把家里唯一一只正在下蛋的鸡,给伤病员补了身子,十里八屯的没有人不知英嫂的事迹。难道他们是一个连队的?
玉兰急忙从泥瓦罐里,掏出来时妈妈塞给自己的几个鸡蛋,在大锅里添上一瓢水,荷包蛋做好时,兴春也用水洗净了伤病员的身子,一个抱着一个用小勺一口一口喂着。
“我这是在哪?”伤病员醒了,警惕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年轻夫妻。“你在我们家里,大哥放心养伤吧。”兴春、玉兰善良的笑容,打消了伤病员的疑虑。“谢谢,给你们添麻烦了。”也许是伤口疼痛,也许是太疲劳,几句话后,伤病员闭上眼睛睡去了。
第二天清醒过来,方知他是华东野战军二团的排长,叫常胜。“孟良崮之战前,一次战斗中负过伤,这次行军劳累,在冲锋时被流弹击中大腿,在一处树丛昏厥过去,幸亏你们救了我。”端着玉兰送上的鸡汤,常排长热泪盈眶。
趁着夜色,恢复元气的常排长与兴春,踏上了寻找部队的路。岂知这一走,从此失去了兴春的音信。
每次遇到过往的部队,玉兰都忍不住前去打探,可没人知道。从武工队打探也是没半点消息。玉兰与婆婆、大伯哥一起,在孟良崮的山上寻找了几天,企图从胜利的战场寻觅到蛛丝马迹,每天都是怀着希望而去,失望而归。
“兰儿,兴春一定没事,可能跟着部队转移了,我们家娃儿心眼好,老天会保佑他的。”面对哭的跟泪人一样的玉兰,老人说着宽慰的话,老人也知道,子弹哪有长眼的,唯有在心里祈祷儿子能好好的跟随部队转移。
孟良崮山顶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在陡峭的崖边,吸收了日月精华,活脱脱一个少妇抱着孩子矗立在哪里,凝视着起伏绵延的山谷,这里流传着一个美丽凄凉的爱情故事。有一个人,多才多艺,为人善良,他和一位姑娘成了亲,不久后生了一个孩子。丈夫为了维持生计,要到山外,临行前对妻子说:“我这次回来一定要带着满箱的珠宝!”可是一走就是半年,音信全无。妻子天天望眼欲穿,站在山上眺望,每当看见山下有人走过,都会高兴的叫起来,可是每次都不是丈夫,一天又一天……妻子天天盼着丈夫快快回家。有一天,一位老村民在上山砍柴,突然发现崖边多了一块石头,走近一看很像那位妻子,原来,妻子天天守望,化成了石头--“望夫石”。
玉兰坐在几米外的树下,想自己是不是也会像这个少妇,身子成了化石还在眺望远方的丈夫?两个多月了,兴春你到底在哪?你可知我们的孩子已经睡在我身体里?玉兰抚摸着肚子,希望孩子来到人世的时候,能见到自己的爸爸。
昏暗的煤油灯下,粘着纺车,一圈一圈的棉线,裹进了自己的泪水。女儿粉淡淡的小脸,在梦中笑开了花。转眼女儿三岁了,丈夫刘兴春,还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玉兰开门。”听得出是大伯哥。玉兰用衣角擦了擦眼泪,把笸箩推到一边,为女儿掖了一下被子,拉开了门栓。
“妹子,我不进去了,来告诉你,今天我到烟庄,听英嫂她们说我们这一带有好几个抗美援朝去了,好像听说有个叫什么春的。”
玉兰高兴的叫了起来:“真的吗?老天开眼了,我明天去趟烟庄,问清楚。”
“念春,你爸爸当志愿军去了,当志愿军去了。”玉兰开心的叫着女儿的名字,她是多么盼望女儿能听懂她的话语,听到她三年来第一次的笑声啊!
“你是玉兰?好雅致的名字,我叫玉梅,前些日子我们把支前的物品运往山外,听武工队人讲起现在部队抗美援朝去了,有我们这里好几个人呢。”“你们听到有个叫刘兴春的吗?”“只知道有一个叫什么春的,具体叫什么我们也不知,这样吧,下次去的时间给你问问看。”看着玉兰着急的样子,都是女人玉梅很理解。
“我想留下为支前做点事。”“你孩子太小,回去照顾好孩子,我们忙不过来会找你。”玉梅知道玉兰婆婆在病中,婉言谢绝了玉兰的请求。
玉兰的心七上八下,无精打采行走在回家的羊肠小道。
“念春,你妈妈快回来了,不哭不哭,大大给你听歌喽。”玉兰来到东屋的婆婆门外,就听到大伯哥在逗着念春。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一曲高昂的乐曲,串出破旧的门板,听得玉兰热血沸腾。想不到老实木讷的大伯哥,嗓门还真好,怪不得能被工作组任命当村里孩子的教书先生。
玉兰每天收听广播,想知道朝鲜战场的事。自己的心情跟着战事起起落落,捷报传来时,她跟着高兴,觉得兴春一定在这里。难以忍受的相思,难以述说的牵挂,唯有天上的星星知道。
“今天没有信吗?”玉兰每天盼着大伯哥能从邮局带回信,带回兴春的音信,带回自己的希望。
“妹子,你别急,前方在打仗,他哪有时间写信啊,再说,我弟弟字都不识几个。”三年过去了,玉兰不管狂风暴雨,还是冰天雪地,每一天都到孟良崮的望夫崖,祈祷兴春早日回家。看着一天天消瘦的玉兰,大伯哥心里难受。
“大爸爸,看妈妈哭了。”念春瞪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不明白妈妈怎么哭了。
“兰儿,打仗,子弹不长眼啊!”“妈,不会的,兴春打仗一定很勇猛,他在家说过,要是能到战场,一定做最好的机枪手,多杀鬼子。”婆婆看着眼前的儿媳,想想被日本鬼子的炮弹炸飞的老伴,想想几年不曾有半点音信的儿子兴春,老泪纵横,本来体弱多病的身子更沉了。娘俩抱头痛苦。
冬天的夜,格外的凄凉,玉兰唱着沂蒙小调,念春在妈妈的小曲中入睡。煤油灯下的玉兰,一笔一划学着写字,她要给前方的兴春写,给前方的战士写。她的信还没寄出,喇叭里传来喜讯,打不过所向无敌中国军队的美国兵投降了!
那一年,念春七岁了,上了小学。婆婆刚过冬至奔赴了天国,念春哭的最为伤心,她不舍得奶奶走,妈妈正忙着民兵的工作,念春在奶奶眼里就是兴春的化身,舍不得打一下,宝贝疙瘩啊!
“哥,有信吗?”从望夫崖归来,看到大伯哥在扫院子,玉兰又忍不住问。
“大爸,我和妈妈今天到山上等爸爸了,我真想看看爸爸什么样,是不是和大爸一样。”念春眼里大爸最棒,识字,还会唱歌。
大伯歌摇摇头:“我天天到邮局去,人家都熟悉我了,他们说一有信,就告诉我。”
“大爸,他们说你是我爸爸,是不是真的?”这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念春拽住大爸的衣襟,非要大爸说清楚。小小的她,还真希望大爸就是自己的爸爸呢。
“告诉大爸,你喜欢大爸吗?”“喜欢,大爸,我可以叫你爸爸吗?”“不行,要你妈妈同意才能叫。”
念春欢快的跑向家,想妈妈在民兵连该回来了,一定问问妈妈行不行。
“不行,大爸就是大爸,怎么能叫爸爸。”玉兰看着天真无邪的念春,一阵心酸,兴春啊兴春,孩子都不认识你,你在哪里啊!
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了好多人,全国笼罩在饥寒交迫中。一天,玉兰到山上挖野菜,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脏兮兮的人向她乞讨,可听那人就是当地口音,于是把他领回家,熬了野菜汤,撒上一点玉米面,与大伯哥、念春一起喝了精光。
当得知他是从部队回来的时候,玉兰的心嘣蹦跳了起来:“你们部队有个叫刘兴春的没有?”“有啊,他现在到北大荒了,我们还在一个团呢。连长批准我回来看看,没想到家里没人,两间破草屋都倒了,打听邻居说老婆领着孩子好几年就走了,说到南方要饭去了,哎!”
“啊!真的吗?刘兴春到了北大荒?你们在一起?”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玉兰高兴的惊叫起来,十二年来第一次听到兴春的信。
“刘政委是朝鲜战场作战最英勇的一个,凯旋归来后,跟着王振司令开赴黑龙江省,抢修汤旺河森林铁路。5月,王震司令到部队视察,发现驻地附近荒地很多,土质肥沃,并了解到虎林、密山、饶河一带有大片荒原可开垦,萌发了开发北大荒。元旦,第一个以铁道兵部队番号命名的农场——八五O部队农场在虎林县西岗建立,当年春开荒14.4万亩,盈利5万元。”
“那么多钱?”大伯哥有些不信,这些钱是地主老财家都没有的数字。
“大爸,你听大大说话嘛!”念春像在听天书,让她感兴趣的是爸爸的消息。来人是烟庄的李革命,他为玉兰一家带来了喜讯。
“革命同志,你带上她娘俩到北大荒找兴春吧。”大伯哥为玉兰感到高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希望。
“这——好吧。”李革命瞬间的犹豫,兴奋中的玉兰没发觉,大伯哥的心针刺了一下。
“大爸,我可以见到爸爸了,是吧?”念春高兴的抱着大爸,跳了起来:“我要见爸爸喽,我要见爸爸喽!”
大伯哥在他们临行前找到了一辆破旧的马车,看马瘦若枯材,李革命担心走不到北大荒马就累瘫。一路风沙,见到太多的凄惨,玉兰感觉到还是家乡好,哪里的山养活着家乡饥饿的人们。
且不说一路的劳累与辛酸。几天几夜后,他们满脸泥土出现在北大荒部队的团部。
“刘正委,你看我给你带来了谁?”李革命对向他们走来的一个官摸样的人行了一个军礼,黑黑的脸上露出洁白的牙齿。
“玉兰!真的是你?”刘兴春不信了自己的眼睛,他的玉兰怎么瘦的皮包骨头脸色蜡黄?兴奋的俩人抱在了一起,全然不顾在场的李革命和瞪着一双好奇眼睛的念春。
“妈妈——”女儿的一声妈妈,分开了黏在一起的玉兰和兴春,玉兰转身拉过念春:“念春,叫爸爸,他是你爸爸!”
念春躲到妈妈身后,探出脑壳,歪头笑眯眯打量着眼前妈妈让自己叫爸爸的人,这人怎么像大爸啊?
“女儿,她是我女儿?哈哈哈,来——过来念春。”刘兴春如梦初醒,自己的女儿都长成了大姑娘,做爸爸的才知道。走向前,拉过趴在玉兰身后的女儿,抱起,用自己的胡子扎女儿带着灰尘的小脸,念春紧紧抱着爸爸的脖子:“爸爸——爸爸!”战争的烽火阻隔不断十几年的血缘亲情,玉兰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向前抱住正在亲昵的爷俩,团部的门前三人哭成一团。
“进去吧,这是我的住所。”兴春刚打院门,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姑娘,手里拿着暖瓶从正房走了出来,见到玉兰和念春愣了一下,旋即笑容满面对着刘兴春说:“政委,她们是?”其实她瞄了一眼,就发现念春与政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的,心里有谱了。
“玉兰,你嫂子,念春——来叫阿姨。”
“啊!是大姐来了啊,你们快进屋,我去打壶水就来。”玉兰看出这个姑娘脸色不是很自然,眼睁睁看着她从身边走过,玉兰闻到了一股香味。
姑娘亲手下厨做饭,玉兰看着一尘不染的屋子,心里有了疑虑。念春清洗后的小脸,白里泛着黄,那是缺乏营养的结果,好奇心让她忘记了旅途的劳累。
“刘政委我回宿舍了,有事招呼一声,大姐,念春,再见!”无论玉兰怎么挽留,姑娘还是走了。
“爸爸,这馒头真香,这是肉吗?”
“是肉,来——你都吃了。”兴春把菜翻了个遍,找出几快肉,夹到女儿嘴边。
看着眼前最亲的两个人:“念春有好几年没吃到肉了,还是几年前她大伯上山打野兔吃过一回。”
“哥,身体好吧?真对不起妈妈啊!一晃这么多年,都没能回去到坟前磕个头,愧对老人啊。”提起母亲,兴春的泪无声流了下来。
玉兰见状,拿来毛巾:“俗话说,忠孝不能两全,妈妈临走时很安详,她老人家知道你在前方打仗,要是知道你当上了官,在天上也会开心。好了——吃饭吧。”
北大荒的夜是漫长的,女儿,在哪间已经呼呼睡去,玉兰才把憋在心里的话问出来:“那姑娘是谁?常来给你拾掇屋子吗?”白天她看出兴春对姑娘的笑很甜。
暗处兴春的脸有一些涨红:“是团长安排照顾我的,好几年了。玉兰你可别多想,我们是纯洁的革命感情。”玉兰的心有了些许平静。
这一晚,玉兰与兴春像是回到了结婚的晚上,久违的甘露滋润着彼此的心,兴春还是她的兴春,虽然当了解放军的大官,多少年的守候,多少年的盼望,多少年的梦中相见,今天实现了,为了这一刻的团聚,吃得苦再多也值。
第二天的晚上,看着灯下女儿那张泛着青春光泽的脸,玉兰眼里的泪哗哗流了下来。按说找到了丈夫该高兴才是,却高兴不起来,想着白天团长的一席话,本来甜蜜的心,七上八下。
“刘政委是我们团的战斗英雄,为了背伤员过河,把刚刚被炮弹炸伤过的腿,长时间地浸在了冰冷刺骨的河水里。所以,每逢阴天下雨,或者站立、行走时间长了,关节就会隐隐作痛。为了照顾他,首长为他安排了一个刚来建设兵团的姑娘,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烽火连天的岁月里,刘政委没有忘记学习,渡江战役后,他搜集到了很多书,有空就读。因为很多字不认识,姑娘成了他活字典。时间久了,姑娘爱上了刘政委,前些日子找到我,谈了自己的想法,这几天我正做刘政委的工作……”团长以后说的什么话,玉兰没听清,媒妁之言的丈夫,俩人在一起也就几天,对爱的忠贞,是一个妇道人家所必须遵循的条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老辈传下的戒律,任谁也没有力量违逆。
“你怎么还不睡?”兴春转身看到玉兰在抹泪,吃了一惊。
“兴春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那个姑娘。”
“你呀,神经过敏了,是团长他们非要让我接受她,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看人家多漂亮,能歌善舞,又有文化。”
“行了,你没文化也是我媳妇,我这里为你留着,好了,睡吧。”兴春说着拉过玉兰的手捂在心口。
这一晚玉兰在兴春的怀里睡的最踏实,十几年了,唯一的一个踏实觉。
在兴春的要求下,女儿留在了北大荒,玉兰知道这是兴春让女儿做伴,以此婉绝姑娘的追求。玉兰只身返回老家。离开时玉兰又一次看到哪个替自己照顾兴春好几年的姑娘,那姑娘真是俊,与自己的念春在一起,看似姐妹,玉兰从心里感激她,感激她为兴春做的一切。她要回去守着家,兴春说过,好好活着等着他,等他一起上山,陪他去山上看望夫石。

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沂蒙那个山上哎,好风光。青山那个绿水哎,多好看,风吹那个草低哎,见牛羊。高梁那个红来哎,谷子黄,大枣那个黄梨哎,甜又香。咱们的毛主席哎,领导的好,沂蒙山的人民哎喜洋洋……
“姑婆,别唱了,我们家门口来车了......”彩霞的一声呼唤,令玉兰的心豁然开朗,她的兴春回来了……

共 566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姑婆,别唱了,我们家门口来车了......”彩霞的一声呼唤,令玉兰的心豁然开朗,她的兴春回来了……解放战争孟良崮战役后,刘兴春在山上抢救一位解放军的侦察排长。刚结婚几天的玉兰把家里仅有的几个鸡蛋给伤员补身子。伤好后在兴春的帮助下,返回部队,然而,自己的新婚燕尔的丈夫也杳无音讯,一去不回头。她和大伯哥,婆婆天天盼望着好消息,甚至到望夫石前寻找自己的兴春。一晃三年,孩子三岁上才知道一点音信,在抗美援朝,七年后终于有了确切的消息,在王震手下当团政委开发北大荒。天大的好消息下,她再也不能等下去了,带着女儿在李革命的帮助下,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丈夫。在久别重逢的日子里,却见到丈夫现正恋爱的姑娘,她的心里眼里又怎么能不掉泪。团长一席话,丈夫的一句话,让她明白让她觉得踏实。女儿留在北大荒足见丈夫对自己的真心。故事情节曲折,环环相扣,情感深处,让人泪水荡漾,收尾处妙笔生花,让人感动。欣赏美文,推荐共赏!问好妹妹,期盼佳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7 10 】
1 楼 文友: 2012-07- 1 05:12:19 守望着自己的甜美的爱情在炮火纷飞的年代,在抗美援朝的年代,在开拓北大荒的时代。玉兰守望了十多年,但她值,她的兴春没有负她,这给现在的年轻人或者中年人,是不是一记警钟呢?问好妹妹,守望给予了太多的意义。 相似的人适合玩闹,互补的人才能终老。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7- 1 18:05:46 谢谢哥哥赏光点评,战争年代多少解放军为了革命事业牺牲了爱情亲情。我所知的这件真实的故事太凄惨,我没法写,只有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问好哥哥!
2 楼 文友: 2012-07- 1 08:09:24 妹妹的文笔细腻清新,柔情似水,欣赏美文。问好! 秋心如水
回复2 楼 文友: 2012-07- 1 18:06: 1 谢谢姐姐点评编辑,辛苦了!问好姐姐!
回复  楼 文友: 2012-09-17 2 :02:29 谢谢朋友赏光点评!问好!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脑络瘀阻什么意思
小孩睡觉流鼻血
分享到: